【PC】冤罪

遊戲官網:郎猫儿



在這款遊戲推出兩年後,我終於把它玩完了(毆)

畫面顏色很棒。BGM也很出色,想當初我是聽了OST聽了快半年才開始玩的(原因不明)。

之所以會猶豫了這麼久才動手,是因為聽說有很多虐待的情節。最後還是因為想知道劇情而玩了(或者是因為覺得買回來沒有玩很浪費……事實是,那時的我日文能力根本玩不起啊~~XD當然現在也沒有比較好,不過更會望文生義了就是……)

照著攻略玩完後,覺得其實依劇情可將人物分為兩組:
★Guys、Sion、Jose、Guildias。(年少組,Guildias是……組頭?爆)
★Lusca、Evan、Vallewida、Balbet、Durer、Bollanet。(年長組XD)

Io我無法歸類,不知是不是因為我沒跑完所有劇情,所以對他的事不太清楚,不過歸入Jose那組應該錯不了。年少組的劇情,簡單來講就是Guildias把心愛的少年玩死了,也殺了受少年父母委託而在追查少年下落的偵探,然後嫁禍給似乎是少年友人的Guys。Jose是在那偵探手下跑腿的不良少年,握有偵探的筆記,憑這筆記得以雪刷Guys的冤情。

年長組的劇情,則是一件陳年老案。當年Bollanet是主戰派的軍人,率兵侵略外國,戰勝後恣意掠奪,並賣好處給內國的商人,因此得到商人的金援,後來才得以在選舉中當選為警察大臣。Vallewida當年也以軍人的身份出征,但看不慣軍隊燒殺擄掠的作為,追查下發現是Bollanet的指示。他循線查出Bollanet以極低的價格將糧食賣給內國的商人,大大打擊了內國的農民,這種行為說是叛國罪也不為過。他原本要勸說身為高階軍官之一的好友一起揭發Bollanet的惡行,但Bollanet先一步抓住了Vallewida,嚴加拷問,要他交出他所掌握住的證據——Bollanet與內國商人的交易契約。拷問的過程中當然少不了強暴(←你這是哪門子的『當然』),Vallewida不止被●暴,甚至被自己的好友強暴了,而他的好友卻一邊強暴他一邊告白——他一直都喜歡著Vallewida,從來不把他當成朋友,想OX他想很久了……被好友背叛的Vallewida因而崩潰,創造出了第二人格。總之Vallewida不論受到再嚴酷的待遇都沒有說出他把證據藏在哪裡,Bollanet於是捏造了他通敵的罪名,將他安置於自己兒子Durer掌握的監獄裡。

然而,也就是因為 Vallewida始終沒有透露他把證據藏在哪裡,導致後面一票人找證據找得很辛苦XD第一個受害者應該是Belbet的朋友,他因為追查得太深入而被滅口,Belbet似乎也因而發瘋,然後同樣被放入監獄裡受到Durer的監視。富有正義感的社會新聞記者Evan與同樣富有正義感的青梅竹馬(←幼馴染最高~XD)、擁有不敗紀錄的優秀律師Lusca一同想揭發Bollanet,但在還沒掌握到有力證據前,Evan亦遭陷害入獄。但兩人都心知肚明,監獄是Bollanet父子檔的地盤,表面上刑期只有幾年,但隨時都有可能被殺,對外再隨便找個意外身亡的藉口就好,所以兩人從此生離死別XD痛恨自己救不了Evan的Lusca從此委靡不振,直到接下Guys母親的委託,於是所有人的命運之線意外地交會了……。

我不否認我對年長組的愛比較多(毆),但兩組的劇情簡介長度差這麼多是有原因的,原作就差這麼多的……。年少組的其實也蠻長的啦,但主要是一步步發現洗清Guys冤罪的證據,而且那些證據沒一個是Guys自己發現的,都是別人指點的,不禁讓我覺得這主角真笨……-.-|||b(說不定連Io都比他聰明哪)

【無罪】

無罪的結局很簡單,就是真相大白這樣。最終證明了Guildias才是殺人兇手,且找到了被他玩壞(爆)的少年的屍體。都死很久了,但屍體被他安置在隱密的山洞裡,所以還保存得很好……的確是天使般的ミュカ啊~幸好Guildias沒變態到●屍,懂得去找個活生生的少年(主角)來代替,還算有救嘛?(←價值觀扭曲)


【與Lusca】

跟Lusca的結局有兩種,一個是Happy Ending,Guys從此跟在Lusca身邊當助手這樣。Guys穿上學生制服意外地還蠻可愛的。

Bad Ending就是——真的很蠢,Guys逃獄所以被殺,然後Lusca去他墓上憑弔這樣……。圖很漂亮沒錯啦,哭著親吻墓碑的Lusca很美,但是這樣的畫面配上「Guys……我的天使……」這樣的台詞,不知怎地就是會讓我噴飯(毆)。不要把那種笨蛋當成你的天使啊~~~~~(毆死)雖然嚴格說來這兩人都是笨蛋(再毆),他們的第一次親密接觸讓我很想捶桌……。

第一次再審前,Lusca找來的證人是個熟女,她正在引誘Lusca陪她玩的時候Guys衝進來,雖然熟女就此離開,但Lusca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(爆),然後他又不好意思一個人做,Guys就陪他一起自力救濟……。我受不了這兩個笨蛋啦!竟然在法院裡做這種事~~~~(怒吼)最笨的是,後來這兩人在監獄的會客室又這麼玩了一次= =|||我那時臉上黑線無限,心裡忍不住想「Guys你這笨蛋,就被冤枉到死算了……Lusca我寧可你回去酗酒……」


【與Evan】

這兩人的結局……竟然是去做粗工(倒)。儘管找到了扯Bollanet下台的證據,但Evan要等風頭過了才能重返記者的工作。我覺得Evan是個能屈能伸的傢伙,所以他做粗工我沒什麼意見,且他還是每天看報紙關心時事,反觀Guys就……儘管在監獄裡時Evan表面上看來十分適應那環境,但骨子裡的他還是個富有正義感的知識份子,跟Guys那種沒唸過多少書、腦筋又不靈光的傢伙是大大不同的。應該說就劇情看來這兩人的感情進展很沒說服力吧?總覺得Guys跟Io在他眼裡都是弟弟,只是Guys是較倔強很好玩的弟弟、Io是較軟弱須要照顧的弟弟。

說是這麼說啦,可是我很喜歡這兩人第一次的H~XD(眾人毆)因為實在太蠢了!下品得正合我胃口!(爆)

到底有多蠢呢?就是兩人剛好一起上廁所~(對話是憑記憶打的,不太準確)

Evan:(偷看了一眼)「呵呵~還很小嘛~」
Guys:(怒)「抱歉喔,小也不干你的事啦!」
Evan:(樂)「不用擔心,還會長大的啦~」
Guys:「不用你操心~你的雖然大,但在監獄裡也派不上用場,就算大又有什麼用~」
Evan:(一頓)「是你引誘我的,不要後悔……。我現在就讓它派上用場給你看~~~!」

真是夠蠢的XD但喜歡這調調的我才是最蠢的……?(毆死)Evan的聲優是一条和矢,很少接觸聲優的我,上次聽到他的聲音應該是……KIZUNA吧?(爆)我覺得他配Evan時講話有些做作,不過我還是很喜歡Evan這角色的啦~


【與Jose】

身為以前在偵探底下跑腿的那群不良少年的頭頭,Jose出獄後重新召回同伴,並邀Guys加入,朝偵探之路邁進。我對Jose這角色的心情還蠻兩極的,每次看到他欺負Io就會覺得他很討厭(不是因為我喜歡Io,正是因為我不是很喜歡Io,而每次被Jose欺負時無可避免地他的戲份就很重,而我並不想看到他,所以也就討厭欺負他讓他出場的Jose),但跟Guys拌嘴時又很可愛……。感覺上是個很有行動力、十分果決的人,本能應該很強,當偵探應該會很出色(不過臉似乎有點太兇|||b),但知識應該不足(大笑,他也沒唸過什麼書的……)。若有Io在旁輔助應該就會很OK吧。面對Io時就是個愛欺負喜歡的人的小孩子,不過Io其實有本錢與他立於平等的地位,當然要等Io長大一點、更有自信一些時吧,然後Jose就會驚覺自己會失去以為總是在他掌握中的Io而求他回來吧(大笑)

……耶,我怎麼一直在寫Io跟Jose啊,明明現在的主角是Guys哩(汗)不論如何我還是覺得Guys跟Jose可以是很好的伙伴(儘管Guys的第一次是被Jose主辦的●暴party給奪去的XD|||b),離戀人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……雖然我也蠻喜歡這兩人的H啦,雖然只有一次、而且那次是Jose以記有重要證據的記事本做為要脅才做的,算不上合意,可是還是覺得他們的身體很合得來XD(毆死)


【與Vallewida】

這兩人的ED其實我很喜歡* *雖然遊戲中兩人唯一一次H是Vallewida被攻,不過我覺得溫柔有包容力的Vallewida才應該是攻哪~~(認真)被好友侵犯後出現的第二人格(Guys所說的幽靈mode)把那段不愉快的記憶一起吸收掉,所以他是真的忘記了自己把那張Bollanet與商人的協議書藏在十字架裡……我看到這段時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(爆)

先出獄的Guys努力工作重生,有了那張契約書做證據, Lusca也成功告倒Bollanet,Vallewida終於也能出獄。總是無意識地在人群中搜尋Vallewida身影的Guys,有一天,終於在這小小的街上,聽到那熟悉的聲音——應該是說這個結局的Guys是我最喜歡的一個吧?因為接受過Vallewida的溫柔,Guys也才能有所成長。雖然Vallewida的冤罪得以洗清是Lusca為Evan平反的「順手之勞」(爆),不過結局好就好~~(毆)

在監獄裡時Vallewida被Durer凌虐的頻率非常之高,真的不明白他是怎麼活下來的+__+我一開始還以為Durer對Vallewida多少是有點感情的,後來跑完Bollanet弊案後才知,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……啊~也好啦~


【與Durer】

當然沒有與Durer的結局啦~這傢伙,因為老爸當上警察大臣而得以在監獄裡作威作福,實在是個討厭的角色……這遊戲裡讓我受不了的凌虐都是這傢伙搞出來的!=__=戕害我身心最劇者,莫過於檸檬水。

話說Guys在自己房裡吃著Lusca帶來的愛心巧克力(←XD),Durer看到就說「哦~你喜歡吃巧克力嗎~還是個小孩子嘛~那你應該也很喜歡檸檬水吧~我請你喝檸檬水吧~~」

然後Durer就脫下褲子,唔,根據清純如我者(←眾友人倒地)的判斷,應該是牛奶才對吧?但查字典的結果,那個字的確是檸檬水啊?正當我疑惑不已時,答案揭曉了——Durer不是要射在他嘴裡,而是要●在他嘴裡啊~~我登時慘叫不已,我討厭排泄啊啊啊啊啊啊啊~~~~~>_____________<


【與Guildias】

當然與這傢伙也是不會有什麼結果的(笑)個性也是差到極點,不過似乎是比Durer好一點,起碼他還懂得耍心機陷Guys入獄(毆)。但我還蠻喜歡他的~經常一副把人當成笨蛋的眼神,Guys最常用的形容詞是「像蛇一樣冰冷的眼神」,偏偏……這就是我的死穴(死)。我對擁有爬蟲類眼神的男人沒有抵抗力啊啊啊啊~~~~~(死)

凌虐Guys的手段也是……後來我就覺得(跟Durer比起來)還好。他很愛用道具,可能每個月的薪水有一半都花在這上面?(毆死)我最喜歡的H圖是在草地上那張,我喜歡攻穿戴得整整齊齊、即使做完也不會亂掉這樣XD(←謎)

所謂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(←用得大錯特錯),他的過去都在「燈之屋」這一幕裡。

他的母親雙目失明,而他的父親最喜歡帶各式各樣的燈回來給母親,後來母親死於黑死病,他也被一對有錢夫婦收養,繼承養父而成了警官,同時也繼承了父親喜歡燈的興趣。因為他小時候母親總是會唱搖籃曲哄他睡覺,回想起那段回憶時Guildias也唱了起來,這一幕讓我………忍笑到發抖(毆死)。Guildias跟搖籃曲這種東西不協調的程度,大概就像我與我家田口那樣地不協調吧XDXDXD(←這到底是哪門子形容詞)

ミュカ是Guys居住的城鎮裡,有名(?)的美少年。Guys小時也曾誤以為他是女生而說長大後要娶ミュカ做新娘,沒想到長大後依然美麗且溫柔的ミュカ被Guildias看上拐回家監禁。ミュカ一直被關著所以越來越沒精神,Guildias只好帶他出門走走,不過因為怕被發現所以將他打扮成女生,(←所以有目擊者,成為後來破案的線索之一)偶然遇到Guys,但Guys卻沒發現那就是ミュカ。Guys事後十分自責,若當時就能發現的話,也許就來得及救回ミュカ了。(而且自己也不用被當成替代品而被玩得那麼慘,真是一石二鳥之計呀~XD)受ミュカ父母委託尋找ミュカ下落的偵探就是因為查到了Guildias身上才被殺的,然而能立刻想到嫁禍給路過的Guys,Guildias腦筋轉得還真快……(但據說他常陷人於冤獄,儼然是很上手這樣……爆)

就結論而言,他不是我討厭的角色(笑),不過我也不會為的他入獄而惋惜,畢竟殺人是事實嘛。但他入獄可能會蠻慘的吧,若如人骨拼圖裡所說的話……(爆)而且我本來就覺得他可以當受(再爆)


【與Sion】

隱藏人物,我也不確定開出條件是跑出無罪ED還是跑出任一正面ED就行,我第一個先跑無罪ED,跑完後他就出現啦~

第一眼印象是貓一樣的少年,與Guys年紀差不多,——這傢伙跟Guys,根本是受x受嘛~~~(毆死)以上是第一印象(死)後來也沒改變多少,不過這兩人很配是真的~所以後來Durer說出「你們兩個誰是公主殿下啊?」時,我第一次覺得這傢伙說了句人話(毆死)。我也想知道、我也想知道啊!(爆死)雖然依合理的推測當然是Guys受,可是我覺得Sion也很受啊~~~>__<

Sion的父母、兄姐陸續為了讓他活下去而犧牲了自己(ex.嫁給糟老頭),所以他從小流離四方,後來好不容易過了一陣平靜的生活後,卻在修屋頂時失手讓工具箱掉落,砸死了來叫他去吃午飯的好友。他不但因此入獄,更封閉了自己——所有自己重要的人都會被自己傷害,那麼,再也不要有重要的人就好了。話雖如此說,最終還是遇上了Guys,擋不住的感覺啊(喂!!!)。所以Guys被Guildias那個時Sion卻還是隱藏自己真正的感覺,平靜以對,因為他認為自己還是沒有辦法面對失去的痛苦。Guys因此被激怒,「你根本就不在乎我嘛~~」當初先告白的人是自己,Sion雖然答應自己說要一輩子在一起,但也許不是自己,只要能在一起一輩子不離開他,不是自己也沒關係;或者,只是同情也許打不贏再審而一輩子都得在獄中度過的自己也說不定……Guys如此煩惱著,兩人吵著連自己都沒發覺、甜到掉渣的情侶吵架XD最終Sion還是誠實面對了自己不想失去Guys的心情,從Durer手中保護了Guys。

看我打了這麼多就知道我多愛這CP(爆)因為這兩人的感情發展是所有CP 最合理的,小兩口很可愛XD

最後,兩人都出獄後,一起抵抗社會對受刑人的歧視,努力工作,最後開了一家小餐廳~~

我把Sion的結局留到最後玩,也是因為看別人玩的心得是說SionxGuys看來是真結局。多麼的皆大歡喜啊~XD還是一樣,揭發了Bollanet弊案,Lusca回復成有能律師,Evan成了自由記者,追逐自己關心的議題。Jose當偵探,Io則經由Evan介紹,拜入某管風琴大師門下當弟子。Vallewida則是成了畫家,在他們餐廳開幕這天送畫來給他們當裝飾:P


【其他】
當然不是還有其他角色啦^^b是一些其他的感想~

(1)劇情的銜接
玩不同路線時,有時會覺得劇情銜接不順。具體我也不太會說,是我多心了也說不定。


(2)CP首推EvanxLusca,XD

其實我覺得Lusca好美艷啊(爆)兩人既是青梅竹馬,後來也一起奔跑在(←XD)追求正義的道路上。Evan入獄後以為他已經死了,整天酗酒度日,這等癡心,真是令人感動啊!(毆)這兩人的搭檔真的是天衣無縫,長久下來培養出一等一的默契,Evan暗著追查且可動用大眾媒體的力量,Lusca則是以自己的才能達到他們真正的目的——司法制裁。哦哦我真的太喜歡這對夫妻檔啦XD


(3)乍看之下是姬樣

倒也不是說事實上是個兄貴(爆),而是,我最欣賞Vallewida的一點就是他本性其實很堅強(畢竟是元軍人嘛)。認真起來的臉其實是很帥的~~* *不過當然溫柔的Vallewida也很讚~~

(4)公主中的公主~監獄之花~
說到監獄之花,當然不是Io,也不是Vallewida,更不可能是Guys(笑)。那麼,到底是誰呢?

鏘鏘~就是他——

恭喜看守B,榮獲監獄之花的頭銜!XD

捲髮看起來就很柔軟的樣子,講話的聲音雖是男低音,卻有種刻意壓低以增加威嚴的感覺,個性也較通情達禮,對犯人們的語氣也有著基本程度的尊重。我一開始喜歡他的原因應該是那刻意壓低的聲音和語氣,玩Sion結局時對他的喜愛衝到最高點XD在Durer想要棒打Sion跟Guys這對鴛鴦時幫他們拖延了一下,Guys要出獄時還故意留時間給他讓他去跟Sion告別(但又裝作不知道他們戀情的樣子),超可愛的XD


沒想到打著打著就打出了落落長一大串^^b不過也真的是不錯的遊戲,才能讓我生出這麼多感想~
[PR]
by overheart_tw | 2004-08-05 12:41 | Game
<< The DoubleSix 來自阿姨的愛XD >>